<tbody id="1vs22"><noscript id="1vs22"></noscript></tbody>

  • <rp id="1vs22"><acronym id="1vs22"><u id="1vs22"></u></acronym></rp>

  • <dd id="1vs22"></dd>
    <progress id="1vs22"></progress>

    <button id="1vs22"><acronym id="1vs22"></acronym></button>
    首頁頭條資訊 互聯網 正文

    華為13年老員工離職索要賠償被關押251天

    1年前 ( 2020-08-29 ) 603 0條評論

      11月28日一份刑事賠償決定書在網上流傳,一位華為離職員工李洪元索要2N賠償之后,被華為控告敲詐勒索,于2018年12月16日被拘留,法院認定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關押251天后李洪元重回自由。

      在法院的宣判文中,深圳龍崗法院表示:深圳市公安局移送審查起訴的犯罪嫌疑人李洪元涉嫌敲詐勒索罪一案退回公安機關第二次補充偵查。深圳市公安局于7月10日提交了《補充偵查報告》,反映了其在與李洪元商談離職補償問題時,李洪元根本不存在敲詐勒索的行為。為此,鑒于李洪元的行為根本不構成犯罪或者依法不應追究刑事責任的實際情況,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及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之規定,對華為該員工作出法定不起訴的決定。

      經本院審查并通過補充偵查,仍然認為深圳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于2019年8月22日決定對李洪元不起訴。對賠償請求人李洪元予以國家賠償,包括人身自由損害賠償金79300.94元,精神損害撫慰金27755元,兩項合計107522. 94元。向李洪元原工作單位、其父親李洪元所在的工作單位發函、為其消除影響、恢復名譽。

      1、 李洪元2005年入職華為擔任工程師,離職前在逆變器銷售管理部工作,2018年1月31日離職,在華為工作13年之久,主動離職與辭退離職尚未知曉。

      3、 2018年3月8日,李洪元離職近40天后,華為向其轉款補償金,注意是通過私人賬號,同時備注轉款原因離職經濟補償。

      前邊的一系列流程都很正常,離職然后補償,但華為的HR并沒有停手,他們起訴李洪元敲詐勒索,于2018年12月16日被拘留,幸虧人民法院認定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認定不符合起訴條件,關押251天后李洪元重回自由。

      2018年12月15日,華為公司委托法務人員袁x到深圳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八大隊報案稱:公司員工李xx與楊x等人勾結,在與公司的離職補償勞動糾紛中,威脅將資料外泄披露,要求公司給予補償。在公安機關以侵犯商業秘密立案而查證無果的情況下,華為公司改變策略,于2018年12月28日以涉嫌敲詐勒索再次報案,控告李xx于2018年1月31日與部門領導何xx洽談離職補償過程中,采用威脅和強制的方式,迫使該員工何xx同意私下給付額外補償金33萬元,以換取他不鬧事,不舉報,順利離職的承諾。

      本案中,華為公司相關工作人員何xx、李x、袁x、周x作為證人,分別多次接受了公安機關的詢問,并制作了詢問筆錄。所有這些證人均口徑一致的指證李xx在與何xx商談離職補償時,采用了威脅和強制的方式,逼迫何xx給予額外的2N補償,最后何xx考慮到李xx的危險性,不得不作出讓步。好在該員工李xx保存了當時與何xx商談離職補償時的錄音資料,通過該錄音資料能夠反證何xx等人是在說謊,不能排除有惡意構陷李xx之嫌。辯護人覺得事態嚴重,迅速向貴院出具了法律意見書,要求人民檢察院將本案退回補充偵查。

      公安機關在第一次補充偵查階段,提交了將查扣的李xx的兩部手機、一臺筆記本電腦、一個錄音筆、一個u盤、一個移動硬盤設備內的電子數據委托廣東安證計算機司法鑒定所進行司法鑒定后,該所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及錄音資料文字版。能夠證明當時的商談是在雙方有說有笑的基礎上進行的,最終經過2小時12分24秒的充分協商,達成了離職補償協議,整個過程并無李xx實施威脅或要挾的語言,反倒是何xx與袁x反復強調該協議內容合法,要求該員工李xx盡快接受協議約定的內容并迅速簽字,足以證明李xx在與何xx商談離職補償的時候沒有采用敲詐勒索的方式,何xx等人的證言稱何xx在與李xx商談離職補償時受到李洪元敲詐勒索沒有事實根據。

      公安機關在第二次補充偵查過程中,再一次對何xx進行了詢問,并附上了對何xx的詢問筆錄??赡苓@次是何xx良心發現,推翻了原來的證言,并如實陳述了自己與李xx僅僅只是2018年1月31日下午接觸過一次,且在這次商談過程中,李xx并沒有對其實施要挾和威脅行為。該陳述與公安機關第一次補充偵查階段提供的2019年5月13日華為公司逆變器管理部HRBP呂輝平出具的《關于李xx工作調整和合同不續簽的兩次正式溝通說明》內容相印證。呂xx在說明中稱,自己協助主管熊x與該員工進行了兩次溝通,第一次是在2017年7月底指出該員工業務不足以及工作調整,下半年工作重點和輸出等,并提供機會給他工作調整;第二次是2017年12月份,作出不續簽合同的正式溝通,安排工作交接和要求,整個溝通過程平和,李表示了解公司離職政策,并沒有跟溝通主管和呂xx提特殊要求。由此可見,李xx在2018年1月31日與何xx商談離職補償之前,沒有采用任何過激的語言,當獲知公司不續簽勞動合同的消息后,也能夠保持理智,并沒有提出任何特殊要求;接著在與何xx商談離職補償的過程中,更沒有對何xx實施要挾和威脅的方式。那么,本案所謂敲詐勒索罪依法不能成立。

      本文轉載自月光博客https://www.williamlong.info

    文章版權及轉載聲明

    本文作者:yuneu 網址:http://www.bokeen.com/post/230.html發布于 1年前 ( 2020-08-29 )
    文章轉載或復制請以超鏈接形式并注明出處。

    發表評論

    評論列表 (暫無評論,603人圍觀)參與討論

    還沒有評論,來說兩句吧...

    热九九99香蕉精品品_久久综合无码中文字幕无码ts_亚洲av无码专区在线播放_亚洲国产日韩欧美高清片